愿我们不再听到“马云之叹”

马云再次成为新闻人物―――竟然两位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都在关注他。先是上海市委书记俞正声要求反思“上海为何留不住马云”,继而广东省委书记汪洋考察杭州阿里巴巴公司,肯定马云创业精神。

当初在沪创业的马云,为何匆匆来去?面对众多媒体追问,他选择了沉默。好在日前有媒体给出谜底―――记者发现马云在先前一篇演讲稿中有详解。

当然有硬环境之忧。“以前,我把总部放在上海,在淮海路租了一个很大的办公室,结果一年以内特别累心,招人招不到。”马云认为,“上海比较喜欢跨国公司,但如果是民营企业刚刚开始创业,最好别来上海”。―――马云的担忧,不是孤立现象。调查显示,上海的商业成本正变得越来越高。而广东的中小企业数量虽然是全国第一,也未能孵化出像阿里巴巴这样的创新型的电子商务企业。正是上述现状引起沪粤两位书记对创业环境的反思。好在这类反思,近期于沪粤两地已自上而下形成潮流,我就不在此饶舌了。

但更有人文环境之忧。让马云叹息的是,在一部分上海人看来“我们都是乡下人”。马云说得实在:“我想,上海有今天,是因为有很多不会讲上海话的人融进这个城市,帮助这个城市的成长。”“作为一个大都市,应该考虑怎么包容外地人来创业。”―――听听人家的叹息吧。轻视外来创业者,动辄赋以“乡下人”、“阿乡”的讥嘲,部分上海人的地域自大症多么令人反感。

一部上海发展史,我想该是治疗此类自大症的良药。外来创业者,要在这座城市唤起被认同的自信,最简单的办法就是向相识的上海友人调查一下他们父母或祖父母的出生地。历史地理学家葛剑雄论证过:开埠之初,包括租界在内的整个上海县的人口不足25万,但到1942年上海市的人口已高达392万。至 1949年上海解放,全市人口又增加到554万,其中非本地籍人口有471万,占总人口的85%。

正是各路移民造福上海。当上海处于从前的闭锁形态,千余年来闪现的知名人物从陆机、陆云到黄道婆、徐光启……可谓寥若晨星。进入近代以来,在一个开放的上海,出类拔萃之士乍然像繁星般撒满苍穹,绝大多数正是外来户:鲁迅来自绍兴,茅盾来自桐乡,苏步青来自镇海,朱物华是苏北人,张香桐是冀中人,又有四川籍的巴金、湖南籍的贺绿汀、湖北籍的王元化、福建籍的吴孟超,当然还有实业界说无锡话的荣宗敬、荣德生,说广东话的郭棣活,如此等等,数不胜数。

要抑制事物自然退化的“熵”值,按照耗散结构理论,一个开放系统总是不断与外界交换物质或能量,以促成无序状态转变为新的稳定的宏观有序结构。社会学范畴上也不例外,正是汇聚了五湖四海的信息、思想,从而才使一个开放、流动的“上海人”群体见多识广起来。

进入这个开放的城市,人们的心态也须开放起来。不管先来后到,彼此一律平等,共同创新。而前提,则是提供优越的政策、人文环境,让千万个马云不再有冷落之叹,而有温暖之感。

发表评论?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